🐾茶茶没有猹✨

叭叭叭,顾茶丞!

⬅↙⬇↘➡都是黑历史。我要重新修炼…💤

无归3。结局。[一万年前写完忘记放]

    无归[3结局]
   
    Ps。注意!!!!!!特种在文里称为“他”,元芳和密探指的是王都,出现自称“我”是心理活动。谢谢。配合小曲儿的假面这首歌食用更佳,注意歌词啦啦啦。
   
    我竟然在别人的道路上曾经走得那么认真,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跋山涉水,是那样的虔诚。现在看来那些足迹是这般的可笑,凄凉。
   
    是不是我太过的天真,我无法透过那命运的阴霾再去看见你以前的笑容。
   
    你现在还好吗?
   
    真与假的重合,已经分辨不出方向。
   
    阳光如往常一般地撒进屋里,蝉翼似的睫毛轻微地抖了抖,琥珀色的眸子映照在金色的阳光下,澄澈通明,可是元芳却面无表情地望向远方。再加灿烂的事物都无法掩盖心中的悲伤。那些案件不知道是上面的人做了什么,全部都草草的结案了,还顺带放了一段假。可是元芳知道这一切没有看似的那么简单,肯定和他多少有关系吧。
   
    元芳翻身下床,洗漱整理好后,推门而出,门前的书已经长高了,摇曳着朦朦胧胧的投下一片绿荫。
   
    这是黑暗前的黎明吧。
   
    特种,我一定会超过你。心中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再见吧。
   
    之后元芳更加认真的练习一切。他需要变得更强,打败他。
   
    他在残酷的一轮一轮淘汰赛中存活下来了,但是本来已经几乎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飞镖上溅满了鲜红的鲜血,甚至有的血已经变成黑色的块状剥落下来,脸上竟有一条划痕,还好并不是很严重,嘴角却已经一些开裂沁出鲜血,更不用说手上的绷带,旧伤因为撕裂而再次流血,和新伤流出的血混杂在一起紧紧粘住了衣服,这使得连处理伤口都格外的麻烦,想把衣服脱下来都会带起一层血皮,刚刚粘合的伤口受到二次伤害。但是他的心中还惦记着一个人,他就算是为了他也要活下去。
   
    这个人远在王都。近,其实就在他心里。
   
    不久之后。
   
    明明是晴朗的天气,一切却是那样扎眼。王都里的屠杀已经开始了,里里外外埋伏了许多天的,或者几年的,一日之间突然都开始暴动。底层的人逐步攻破防卫进入王都的境内,上级的人,收到了指令不传,这守卫军毫无防备的受到了攻击,瞬间溃了大半。
   
    有人闻,领头的人背着个大飞镖,还有一双毛茸茸的大耳朵,他及飞镖,队伍所过之处必将横尸遍野。
   
    密探当然也知道了,现在密探就要来会会他。
   
    成王败寇,就在今日。
   
    他正势如破竹版的从王都的西面杀出突破口,却听见队伍左翼处传来受到强力攻击已开始有溃败的征兆。等到他赶过去的时候,也挽回不了那些被折杀了的人。
   
    曾经他和他背靠背交付所有信任,如今于互相对立的阵营中,在这由尸体搭建起来的战场上,四目相对。
   
    毫无牵挂一般,锋芒毕露!
   
    在那抹红色闪电般蹿过来的时候,几乎同一时间他也迎上而去。
   
    这一刻,终究是来了!
   
    他脚下几个难以琢磨诡异的步伐就来到了人的左侧,借助插入泥土里的飞镖一跃而起,左腿往元芳的胸前踢去,元芳看攻击已经到了眼前便抬手卸掉这一击,顺便以此借力,一次性毫不留情刁钻的向他的肋下猛击至小腹。毕竟各自的攻击方式对方都算是熟悉的,他的脚轻点元芳的小臂,侧转身体避开了大部分攻击的力量,但是毕竟现在的形式移动范围有限制,还是避免不了的,部分攻击落在身上,他身上不久前的伤口不争气的开始隐隐钻心疼痛起来。在战场上一秒也是会死人的,他右腿果断的踹在元芳的腰侧,元芳后退了一步,他也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也罢,算是这段时间来真真正正过了一回。
   
    元芳当然不会给他什么机会,元芳的飞镖旋转着迎上他,不知一刹那飞镖映出了他眼底的一抹释然和恍惚。千钧一发之际,两个飞镖碰撞在一起,接连着清脆的响声,擦出星星点点的火花。元芳目中凌厉,挥刃对他每一次出手皆是阴狠刁钻直指他的致命之处。
   
    许多回合下来,两人都受了不少伤,两个本来还算雪亮的飞镖,都如荆棘染上了殷红,元芳拿着飞镖再次朝着他飞奔而来,他在元芳几乎到了跟前的时候,把飞镖在身前一横,元芳却没有丝毫躲闪,锋利的刀刃划破元芳的皮肤和衣服,他感到了奇怪,这个明明可以轻易躲开的,他突然感到了左半边身体的撕裂办,肋骨刮骨的生生痛感。是元芳的飞镖,本来可以直接把他的生命终结,但是元芳收手了。
   
    “......ä½ ,是在放水吗?”元芳的眼神顿时暗淡下来。“就算到了现在你也不愿意好好的和我打一场吗?你到底是不是故意放水,可怜我这么弱对吗!为什么!你回答我!”红色的身影颤抖着向着面前的人大吼,看清了,他的眼眶中有泪水。
   
    他愣了一下,从他身上移开了目光,望向远处。“不是的....是你...”他还未说完就被元芳打断了。
   
    是你更强了。
   
    不知为何大雨突然倾倒下来,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头顶黑云翻滚。
   
    “以后,你再放水,我一定亲手杀了你!”元芳直直地看着他,雨滴打在脸上和泪水混在了一起,细细的,参杂着抽泣。元芳背起飞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影那么孤独而复杂。
   
    他留在原地望着元芳离开。
   
    你啊,比我强了。就是以前你很多的攻击我也没能避开,我可是为此留下了旧伤。你为什么还觉得我比你强呢?
   
    “其实是你变强了啊,笨蛋。”
   
    他的视野开始模糊起来,疼痛也感觉不到了,过多的失血使得身体都麻木了,他却露出了微笑,折倒而下。雨水冰冷的滴在他的身躯上。
    滴答滴答…
   
    喜欢看你练习的样子,喜欢看你笑起来的样子,喜欢看在我伤心的时候,满满正能量安慰我样子的你,喜欢你说要变时候强眼神坚定的样子......我啊,喜欢你的一切一切。我还发誓过,直到你变强不再需要我之前,我都会永远陪着你。
   
    现在,你已经变强了,不再需要我了。我也好安心了。
   
    他想着,逐渐的,意识也模糊起来。
   
    终于,他的一切走到了尽头。
   
    ......
   
    多少年后王都依然,那个密探也依然,而且敌对势力都被清除殆尽。
   
    但是,元芳和他的所有,都已经了繁华落尽后,曲终人散的定局。
   
    【END】
   
   

瞎摸鱼,心痛死了。
真,玻璃糖。
嗝。
可能是偏原著的那种两个人都强势。但是这他妈真的是嘉瑞!!!!
都别扯了,嘉瑞,嘉瑞。

[假的安雷,真的雷安]我要给下药的人打call[r18破车]

第一次,对,第一次尝试这些玩意,怀着上高速的心情,然后写出了破车。
前半段超级无敌不知道在写什么可能因为在我的睡眠期很想睡觉抱歉啦。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看清楚就说一下,前一天换的是身体,后一天换的是性别!!!!!!。゚(゚´Ð”`゚)゚。

[是个假的安雷]我要给放药的人打call[一篇爽完。破车] | 喻北祁 https://zine.la/article/89b6f8aa3cec11e7b8a252540d79d783/

手机党找评论区。

厦门cacc。
偷拍我的男朋友系列

[让我们在未来相拥]3[我回来更啦!]

  
   
◎“海市蜃楼”

    p.s信云向。采用同等族群Equals的设定。嗯,你们看看着就懂了XDDDD
停更结束!本少帅气回归!ヾ(*ΦωΦ)ノ
女主!![划掉]终于!!和!!信信!!独处!!!啦!!!
不喜欢的请毫不犹豫的点返回啦 (o・_・)ノ”(ノ_<。)
    那么开始啦((o(´âˆ€ï½€)o))欢呼雀跃
   
   
   
          在这个未来的世界里,一种被称为Equals的人类成为了社会的主要组成力量。Equals热爱和平,冷静,公正,有礼貌。他们所居住的社会是完美的,没有贪婪,贫穷,暴力,也没有情感,他们沉默了那种“粗鲁”的基因,成为完善的人类。然而一种名叫SOS的新生疾病威胁着完美社会的存在——SOS会让人们变得敏感,感受抑郁,恐惧,甚至爱情。当一个人患上SOS后,他们就会被送往“穴居”,永不归来。所以,除了内幕的人,也没有人知道,穴居里到底有什么。
    ———————————————————

韩信从来不知道世界是这样的,光线会这样的刺眼——确实,这一切都是SOS给韩信带来的感受,虽然只是第一阶段,还是那样的清晰,什么东西对于这种“老古董”似的基因中都是那么的敏感。

目光。异样,反感,恶心。
光线。耀眼,灼热,不适。

列车上的身份显示都被打上了淡红色的SOS水印。自从患病后,什么都能给韩信的情绪带来影响。本来因为SOS出门对光亮的敏感需要带上一副墨镜,但是始终是不喜欢他人那种投来的不冷不热的视线,让人浑身不舒服,总之,现在的韩信选择不戴着这种东西——反正思想上已经一塌糊涂了,还要自招那么多让人难受的烦恼干什么。

“韩信,请你来讲一下你这幅图吧”
“韩信?……韩信?”

韩信被这一叫才回过神来。很糟糕,竟然出神了,没有集中思想吗?不不不,眼下还有更加麻烦的事情,刚才手一抖桌子上的咖啡杯被连着打翻了。

“你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韩信悄悄地松了口气,没办法的,瞒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话说,医生也在这个会议里呢。
“抱歉大家,我不是有意瞒着的,其实我患上了SOS……只是第一阶段而已…!”
明显,真是明显得要命,周围的人们移开了些,他们似乎也想躲开韩信。
“这种病并不会传染。”
医科组的扁鹊出声了,似乎是为了稳定情况才会开口解释的。
“不过你也不要想得太糟,医科组已经有所突破,很快就能攻克这种病。”
“每个人都有接受治疗的权利。”

韩信说实话还是挺不爽的,曾经如此强大的他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的安慰,又或许,这只是平常不过的话,为什么,为什么听起来如此刺耳?真是够了,烦的要死。

“为了大家的工作和思想上的,我建议韩信的所有东西都要独立用,办公的话,也移动到后面去吧。”

是坐在韩信对面的赵云,天蓝色的眸子里让人觉得空空荡荡的。十有八九韩信是确定的,赵云肯定也是SOS的病患,不过确实,这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要不是当初自己注意到的赵云那些小动作,恐怕自己到现在也不敢有种中想法吧,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淡定啊,就像是普通的Equals一样……

“韩信你患病多久了?”
“两三天吧……大概?”

其实,当初自己会要去注意赵云呢?到底是……?

是爱,就要赌。韩信懂得。一场必输的赌局,还是注定要开始?

夜色渐渐暗了,因为加班所以时间已经晚了,但是韩信现在正在跟着赵云——韩信想了很久,赵云对自己来说是什么?韩信注意到了,自己患病以后赵云像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心脏,视线。只是这一个人,棕色的发丝柔顺的会随着风而微微飘荡,一根蓝色的抹额永远都是那么的干净,皮肤白净但不病态,最好看的还是眼睛吧,说真的,赵云的眼睛在韩信眼里看起来真的是好看的不要命了,在那些以前韩信注意到赵云在躲开他人的时候的眼睛,真正的凝聚的眼睛,纯净之极,在那里有一片星辰大海。
韩信想,这就叫喜欢吧。
别说不懂什么星辰大海,遇到了你就能懂,只要一眼就能醉了一整颗心。

“别再跟着我了。”赵云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韩信。
“其实,你也患有SOS对吧?我注意到了。”
“我是干净的,没有患病。请你走开,如果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就会向安全部门举报你,韩信先生。”
“我想明白了…其实我喜欢你,也许是很早以前就是了,也许吧。如果你是Equals的话早就举报了吧,哪里还能有这样子的对话?对不对?”
韩信苦涩地笑了笑。

记得那天会议之后,韩信发现自己的世界变小了,除了那个人,什么都形同虚设,韩信莫名的停药了,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足够去珍重的人,他想怀着这种心情,继续爱着他。
那个晚上韩信趁着人都不在了,偷偷留下,打开了赵云的工作台。那个人隐隐约约温柔的声音随着文本的打开,传了出来。
“神秘的宇宙,无数科学家昼夜不断探求的,广袤无垠,不规则,遥远的星空…………”

ï¼»TBCï¼½
加戏啦x♡(*´âˆ€ï½€*)人(*´âˆ€ï½€*)♡
小天使们,我问你们一下啊。
你说我
要不要
更……
Rou啊。
⁄(⁄ ⁄•⁄ω⁄•⁄ ⁄)⁄羞羞

一个突发奇想的东西x糖糖糖♡(*´∀`*)人(*´∀`*)♡

#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脑洞#鹊白#OOC#神医扁鹊和少年的千年狐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扁鹊总能在自家的院子里看见一抹白色的影子。
一日,扁鹊晚归。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他看见自家的屋檐底下,有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蜷缩着身子。大概是在取暖吧。走近了,这个小家伙竟然抬头支棱着那双狐耳,清澈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扁鹊忍不住揉了一把狐狸的耳朵,然后他看见狐狸快炸毛了警惕得不得了,却没有逃跑。

久而久之,这个神医和这个不知道是干什么跟着自己的狐狸不熟也得熟了。偶尔揉把狐狸,狐狸倒也不在意,偶尔狐狸蹿进神医的房里里,床铺上,神医也没有阻止。

那次,神医推开房门,却看见一个狐耳狐尾的家伙,哦不,少年。穿着自己的衣服,在少年的身上明显大了很多。少年看见他愣了愣,晃了晃尾巴。
“我…狐狸……李白”
哦,虽然还是口齿不清的。神医这么想着。

这个狐狸,化成人形好玩,就不想变回去了。扁鹊赶他走他也不走,让他留下又不太对劲。这可是苦了神医,平日里自己一人轻轻松松的,现在还要照顾个狐狸,真不是一般麻烦。
夜里,除了一阵一阵的雷声,扁鹊总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的脸,痒痒的。是那只狐狸,那只狐狸平时勉勉强强的被自己允许打个地铺什么的,今天倒是得寸进尺的偷偷跑上床铺睡觉来了,扁鹊却发觉,这个狐狸还是以蜷缩的姿势在自己的怀里,还有些轻轻的颤抖和啜泣。可能是想起或者害怕什么吗………就饶你一次吧,狐狸。扁鹊搂着这个不安的少年,度过这个夜晚。

隔天,扁鹊醒来时,怀中的狐狸已经不见了。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个影子。好吧,大概是走了…也好,本来不就是个麻烦吗?思考着自己找他到底为了什么,神医像往常一般的做事,但是过了午时,他坐不住了,去找小狐狸吧。都麻烦了我这么久,这样走了算什么?
找到狐狸的地方其实离扁鹊的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倒是可以从那里看清自己的房子,就在一棵老树下面,找到的。狐狸是红着脸,看见扁鹊就扯着衣角,一口咬定的说,我昨天没有上过你的床。
嘛……一个连说谎都说不好的狐狸,总算找到你了。

直到一天,狐狸开口说着。
“我心悦你”

神医只是笑着拥他入怀。
“我也心悦你”

End
评论吱个声啊_(:3」∠❀)_有人看我就开鹊白鹊的坑(๑òᆺó๑)

让我们在未来相拥[2]

p.s信云向。采用同等族群Equals的设定。嗯,你们看看着就懂了XDDDD
那么开始啦((o(´âˆ€ï½€)o))欢呼雀跃

      在这个未来的世界里,一种被称为Equals的人类成为了社会的主要组成力量。Equals热爱和平,冷静,公正,有礼貌。他们所居住的社会是完美的,没有贪婪,贫穷,暴力,也没有情感,他们沉默了那种“粗鲁”的基因,成为完善的人类。然而一种名叫SOS的新生疾病威胁着完美社会的存在——SOS会让人们变得敏感,感受抑郁,恐惧,甚至爱情。当一个人患上SOS后,他们就会被送往“穴居”,永不归来。所以,除了内幕的人,也没有人知道,穴居里到底有什么。
———————————————————

“听说了吗,孙尚香受孕回来了,她的孩子是有病的。”

“母亲没病孩子又怎么有病?”

“而且她也不去看医生。”

在午饭的时间,Equals难得集体的谈说起除了工作之外的话题,韩信无非是那种Equals中的Equals,像一个一个毫无关系的看客,只听看,不说话。他看见了议论的Equals们,和……微微皱着眉毛,薄唇微抿的赵云。赵云就坐在韩信的对面,要说韩信对赵云的感觉,就是觉得赵云很奇怪,不像个Equals,其实就是说,情绪化的表现似乎有些严重。

“我吃完了。”

随着议论,赵云霎的放下了餐具,端起餐盘快步离去了。奇怪?谁管他呢。韩信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把赵云那些不明意义的动作暂时忘记掉。

一天一天。一班一班的列车。四处广播的。

『SOS……』

那是很高的楼顶,阳光甚至还有一点刺眼,渐渐的靠近楼顶没有护栏的边缘,头晕目眩。
坠落。
地面朝着他的脸扑来,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韩信猛的从沙发上坐起,那是一个梦而已?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第一次感到害怕,厌恶,急躁。夜幕已经降临,韩信只得去躺在床上,继续休息,哪怕脑子里乱得一团糟,比如,似乎是有个声音。『SOS』

阳光照进玻璃的窗,落在韩信的床上,房间里。韩信感觉是如此的异样。初升的太阳竟然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韩信站在太阳底下感受着那一丝丝其实微不足道的暖意。一切都变了。前所未有。出了住宿区,韩信第一次注意到清晨的露水卧在翠绿的叶片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有点点光芒,随着微风轻拂树叶婆娑。

韩信最后还是去找了医生。“地面就那样朝我扑来……我不会再想如此第二次。”“放心,你只是做了个恶梦而已,能让我给你抽个血吗?”韩信把手臂伸了过去,看着针头没入皮肤,有点疼啊。

“抱歉先生。血液检测是阳性,并确认患有SOS突发性综合症,请每天准点到主场公园定点领取开普洛抑制剂,那能延缓病情进度,我们很快能攻克这项疾病的。有一点好处,就是您现在只是第一阶段。”

在晚上几乎没人的时候,韩信去领了药,才回到了宿舍区,进门后机械智能就开始在显示屏上播放着。

『如果您看到或者听到这段资料,就说明您已经被确认患有SOS。
SOS是一种突发性综合症,衰竭性疾病,是一种发生在控制人类感情以及消除人类缺陷的沉默基因的疾病,第一阶段会间歇性的感情发作,难以集中精力,沮丧,痛苦,不知所措,易怒且对亮光敏感,渴望肌体上的接触,如此发展到第四阶段将有严重的行为混乱,就需要被送到秘密基地,可能会接受电击治疗,感情抑制法,或者安乐死。所有患者达到最后阶段有4--6个月的发展期,并将经历完全的感情残疾……』

听着冰冷的机械智能发出的声音,韩信倒出了一粒开普洛抑制剂,毫不犹豫的吞下。

ï¼»TBCï¼½
所以……有人在追我的文嘛|・ω・`)感觉没人在看好孤独哦(*´ç½’`*)因为这个设定所以确实铺垫会长啦(~ ̄▽ ̄)→))* ̄▽ ̄*)o中长篇吧,希望有人喜欢♡(ŐωŐ人)

无归2

  
ps.事件背景自拟王都(不是长安)和敌对势力,OOC不打我,双piu.向(特种元芳x王都元芳)。虐。悄咪咪其实翻的老文。
   
    密探元芳在王都里的工作还算顺利的,但是当初与他一起竞争密探一职的人,多半都是不服气的——从当初的平级竞争,或许有人的出发点更高,这个比自己矮个那么多,被视为无威胁的人竟成为了密探。自己结果到最后还纶为比密探地位低那么一大截的小兵,对密探言听计从。这些竞争从头到尾对元芳无比冷落,不看好的人们,自然是心里不安稳。
    这群人遇到了难得一见的密探,当然是想报复一下的。
    “元芳大人,属下最近练功小成,可否请大人在习武场指点一番?”
    密探元芳当然是认得这些人的,想着好好让他们看清现实,也便答应了下来。
   
    在习武场上,密探想速战速决,好让这些人得已新服。看着应对上来的人,是这群人私下的头,密探就觉得了。这样就好办了,制度他,其他人就不会有异议了吧。
    “轻视任何一个敌人都是不正确的。”密探晃了晃身后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飞镖,笑了笑。
    这人的眼中。嘲笑。
    “大人说得对。”那人剑已出鞘,干净利落地出击了。一个从密探右肩到左下方的攻击范围。
    所有做这种工作的人。当然是有点本事的。不过密探早看破这种攻击方式了。
    不出所料的,下一击是从左肩向右下方过去的。这是为了缩小敌人的躲避范围,只要速度够快。
    第一击使敌人只能向中间或者左边闪躲,除非敌人在第一击是已经败了。敌人若要向中间躲闪,攻击者能在短时间内从下往上斩,除了向左边躲闪,因为能争取更多的时间进行下一步的预判。
    第三击,直指密探——但是,密探还没出过手呢。元芳身形一晃用身后一直未用的飞镖挡住剑,借力一跃踹开那人的剑。
    其实这有两种可能。剑被踹开了或没有,不过这都已经无所谓了,那人注定失败。剑踹开了,没了武器的士兵,能做什么?没踹开,失去目标的剑已经没用了,失衡会导致那人的手腕接触到锋利的飞镖。
    所以那人聪明的话只有第一种的选择。
    伴随着剑落地的脆响,元芳的下一击也到位了。是膝盖。结局只能是那人失去重心般的向前倾倒——面对着这人的,只有那锋利飞镖的刃。
    密探怎么可能让这出人命。
    元芳一手撑住这人的脖子——和刃咫尺之遥,像旁边甩开。
   
    “你输了。”
   
    密探背着他的飞镖走了。
   
    这啊,都是你教我的。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在战场上,比的是速度和判断,绝对不能慌乱。
   
    密探想起了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
   
    王都的另一边,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背在身后的手中紧握着个小飞镖,望着从门口进来的那些全身穿戴黑色斗篷的人。
    “元芳那个计划可以开始了,你没有别的选择。”
    “我们重新找到了你。”
    “放下身后的武器,我们的人监控着那个王都密探。”
    “你想让他死吗?”

    “只要我帮助你们做事,你们就不会伤害他了对吧!”他的眼中透出隐忍的愤怒。
   
    “桀桀桀桀桀,这可就全看你的表现了,你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望着他不甘的缓缓放下飞镖,那群身着黑色衣袍的人发出了骇人且干枯的笑声。“反正他早晚也会死的!桀桀桀!”
   
    ………
   
    “密探大人最近事件频发你要注意身子啊。”
   
    “报!西城又有一人被杀!”
   
    元芳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王都的平静就像是如镜子一般的湖面被投进了许多石块,激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这几天下来都是连夜马不停蹄的查案,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投诉了。
   
    “好……先叫人封闭现场…我们的人准备一下就过去…”
   
    ………
   
    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在王都里接连杀人…杀的人又有什么关联?
   
    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元芳最近难得的休息了一会,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这个杀手很厉害,杀人迅速,我们发现的时间和被害时间几乎相差无几,却总是和凶手擦身而过。
   
    元芳想着打开了门,看到了一个人。是他。
   
    “你怎么来这里了啊?”
   
    “最近王都事情不是挺多的嘛?你都没时间休息了。”
   
    “别提了,想来想去也不明白。要不你陪我练一练吧,我的工夫不行啊凶手现在还抓不住,顺便解解压也好。”元芳撇撇嘴。
   
    说着元芳拿起飞镖就对着他是一刃过去……
   
    过了许多回招,终于元芳的飞镖架在了他的肩上。
   
    “唉…你怎么又放水了,是因为我最近太累了想安慰我嘛?”元芳看着他略有不满地放下了飞镖。
   
    “不是的…其实…是你…”他愣了愣。
   
    “别说了,别说了。”元芳摆摆手。“我知道你比我厉害。”
   
    其实是你比我更强了。
   
    他看着元芳远去的背影。到底是不忍还是决绝。
   
    翌日。
    他静静地写下了那封信,告诉了他喜欢的那个人——那个王都的密探,一些事情的真相,告诉密探,他和他的立场不一样,他要走了,不要找他,他走了,密探就会更加的安全…
    只是但愿有一天相见。不是在战场。
   
    信被他放心以前送给密探元芳的盒子一样,系上铃铛……
   
    对不起了,那个忙得没法休息的笨蛋啊。照顾好自己。
   
    谎言之后的,到底是谁的眼泪流下。
   
    密探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中,看见了那个挂着铃铛盒子,密探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是他又来关心自己了吧。
    打开盒子,元芳却只是看到了一封信。这不太对劲…他怎么了?
   
    难道…这真的不过是花开花落般的梦一场吗?
    元芳有些恍惚。昨天一切不是还去往常一样吗?他骗了我这么久,现在揭开…太残忍了吧。心脏像被狠狠地扎了一刀。没有发出点点声音,但是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滑过他的脸庞。现在的时间是感觉那么的漫长。冷风吹开窗户,吹在元芳的身上,心里。仿佛一下子感觉到了天和地的差距。
    你为什么不晚点说出来呢?
    我好恨你啊,为什么你就这么走了,不了了之。
   
    元芳把那些关于他的东西埋在了那棵大树下。
    一切的起点,大概…一切的终点吧。正好让这片星夜好好的殡葬吧…下一次见面。估计就真的是战场了。
   
   
    【待续】
    by.喻北祁